cCzWwww

2015年8月15日

DarcyK:

吴邪猛地睁开眼睛,大口喘着粗气,额头上一层汗。他一边手向腰间摸大白狗腿,一边条件反射的想坐起来。
但有东西压着自己,有点动弹不得。
他摇摇头,眼睛开始适应周围光线环境。反应过来后,刚刚僵抬的头再次压回蓬软的枕头上,动作尽可能的放轻。
黑暗中,他看见枕边人半睁着眼睛,面朝自己。没说话,但腰间的手臂箍的又紧了一圈。
“吵醒你了?”刚睡醒,吴邪觉得声音简直不像自己发出来的。
对方摇摇头,反问道,“做噩梦?”
“不,”他借着对方手臂的力道,让身体更贴近,
“美梦。”

吴邪抱怨着睡眠质量差,伸着懒腰倒回床上,把凌晨惊醒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。
“那就再睡一会。”张起灵见对方也没起床的意思,便一把把人拦回怀里,用头磨蹭着对方的鬓角。
卧室的窗帘是两人一起选的,隔光效果好。明明日照三竿,窗帘一拉,还是会昏暗的让人毫无罪恶感,倒床不起。
“痒……”吴邪笑着,张起灵刘海糊了自己一脸,看来哪天得领这小子剪剪去。不过痒归痒,吴邪也没拦着,由他蹭。这种感觉太不真实,即便是做梦梦见,估计也要心里嘀咕几句。
“在想什么。”
“你。”吴邪手撑在枕边,翻身用力,一口咬住张起灵的嘴。
这是实话。

吴邪叼着张起灵的牙刷含着一嘴牙膏沫晃进厨房,看见对方正背对着自己做饭。
“冰箱里有昨晚的剩菜,热一下就行。”含着牙刷,声音支支吾吾,也亏张起灵听得懂。
这小子本来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老神仙,把他和居家场景摆在一起,总觉得恍如隔世。
吴邪最近常盯着眼前人,陷入间断性恍惚。那个从青铜门里跟着阴兵一起走出来的神佛,和眼前这个下厨会切坏菜板烧坏煤气灶的男人,是不是同一个人。
两个人面对面沉默的吃饭时,吴邪想,如果真是梦,那索性永远不要醒。

吴邪套了件短袖准备出门,张起灵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。电视没开。
得了,这是脑内自带小剧场,随便盯着白屏也能自行放映。吴邪想想觉得好笑,但对这家伙什么习惯秉性也早已了然于心。即便中间隔了十年空白。
他刚弯下腰穿鞋,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人已经站的到自己身边了。
“去开店?”
“黎簇在,我就去晃一圈。”吴邪回头,对他笑了笑,“要么一起去?”
张起灵没说话。

仗着今天太阳没那么毒辣,两个人沿着西湖边的林荫道走,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。
两三点的天气最热,路上几乎没人。被太阳直射的柏油马路像要融化似的,车开过去,总觉得轮胎上都要黏上沥青。
“一会你帮我看看,那瓶子是哪家的。要真是汝窑的可就翻翻了。”吴邪其实也不是多在意这个,他就想挖空心思给闷油瓶找点事干。
见对方答应了一声,便顺势拢了他的肩膀。本意是想挽手臂的,考虑了一下没敢。
“吴邪,”张起灵道,“热。”
“哦。”吴邪把胳膊放下去,一时觉得有点多余、塞哪都不是,走起路来跟着甩都会打到腿。
所以张起灵握住自己的手时,有一种终于找到该放在哪的感觉。

“嘿。”
黎簇看见吴老板热得满脸通红,进来店里就找水喝的样子不觉得稀奇;看见后面跟着张老板一脸淡定一如既往盯着天花板看不觉得稀奇;看见两个人脖子上那些不该看见的痕迹也不觉得稀奇。
最多有点担忧,自己哪天也潜移默化的对苏万产生了不该有的浓厚兴趣。
黎簇把茶杯递过去,看起来吴老板今天心情不错。
从沙海初识到一路杀进青铜门。说起来,眼前这个男人真是要多神经有多神经,貌似不靠谱的事情做尽,但本心深不可测。
现在看来也不尽然。
有人说,时间久了,面具摘不下来了。
放屁。
仅仅是因为,没遇到一个愿意为他摘面具的人罢了。
为某个人戴上,再为他摘掉。
黎簇看着吴老板毫无顾忌眉飞色舞的拿着瓷瓶指给对方看的样子,默默的进了里屋。

“早就告过你了河坊街晚上有意思,你他奶奶的非要大白天去。”
“爷爷晚上要宰你一顿你当我忘了?”胖子把包往茶几边一堆,一屁股就往下沉,沙发咯吱一声。
“你拿行李干嘛?”吴邪从冰箱里摸了两罐百威,扔了一罐给胖子,另一罐打开后递给张起灵。
“我凌晨的飞机。”胖子仰着脖子灌了一口,“哈”的发了一声。
“不是才刚来?”
“阿贵明天下葬。”胖子又喝了一口,“刚知道的。”
吴邪没说话,点了点头,从张起灵手里接过啤酒,灌了一大口,只觉得一下全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。身上那点热气全散了,好像梦做到一半被叫醒似的。

晚上照旧楼外楼。胖子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喝高了,红着张大胖脸,非要让包厢的服务员姑娘说,如果他们三个里非挑一个嫁,她要嫁谁。
姑娘涨着脸憋了好一会,指了指吴邪。
究其原因,说胖子一看就是有钱的暴发户,不专情管不住;那个小哥看样子就肯定一身桃花债,狂蜂引蝶的扶不起;就这位老板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,看着就正派,跟这种人走肯定踏实。
胖子拍着桌子笑,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。
“姑娘啊姑娘,这么多明摆着的真相,你怎么做到每一条都避过去的呢。”
胖子踉跄的跑到吴邪身边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给服务员看,“你看这一胳膊刀疤,这小子是精神病医院跑出来后进的黑社会啊。”
小姑娘怕是吓到了,嘀嘀咕咕了什么没听见,脚底抹油就出去了。
胖子紧紧攥着吴邪胳膊,笑着笑着,就哭出来了。
明明都过了这么多年。

因为都喝了酒,所以乘了出租。虽然喝的不多。
把胖子送去机场后,两人回去的时,一路无话。
他们并排坐在后座上,吴邪有点微醺,看窗外路灯橙红色似乎很温暖。
“下雨了?”雨不大,但啪嗒啪嗒的打在车窗上,一道道水痕。路灯霓虹折射,碎裂成一片片光晕。
张起灵捏了捏他的手指尖,在他回头时,轻轻的咬了他的唇角。
出租车开的不稳,也许和下雨有关,也许和后视镜有关。谁知道。就好像谁没踩过急刹车似的。
车子被包裹在雨里,卷席在车流中。远光灯和大型广告牌不知疲倦的闪烁着,雨声隔绝了车里和外面的世界。
这是梦境。

小区开不进出租车。
吴邪把钱塞进司机手里,说不用找了,没看司机的表情。
开了车门,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大到像天上下瀑布似的了,便回头笑笑,人就冲出去了。
没跑出去几步,感觉后面人跟上了。一扭头,发现张起灵脱了卫衣撑在两人头顶,只穿了件黑色的工字背心。
吴邪一把拽了衣服,两个人像站在瀑布下面,隔着水亲。

从楼道到玄关,两个人扭打似的一路上来。进了家门后就一边脱湿衣服一边往浴室移。
等不及浴缸放满水,开了花洒,一屋子都是热腾腾的水蒸气。
在雨里湿漉漉的皮肤接触到热水后有点发麻,感官刺激被扭曲异化。对方皮肤上混着汗液、雨水、自来水,每嘬一口都会忍不住的发抖。
镜子上白茫茫的一层水汽。吴邪俯身站着、手撑着镜子,在上面押了湿漉漉的手印。张起灵在他耳边用很低的声音说,“别弄碎镜子,怕伤到你。”同时用两指由下自上撸了他那块一记,还在顶口处恶意的揉了一下。
“我操。”吴邪呜咽着,隔着水汽看镜子里模模糊糊的两个人,身体前后连在一起。

吴邪瞪着眼睛躺了半天硬是没睡着。只觉得后面人抱住了自己,后颈被吮吸着,可能还用了牙齿,痒麻麻的。
“没够了是不是。”吴邪翻身和张起灵面对面躺,对方当然也没睡,他眼睛在黑暗的环境里很亮。
“昨天没有。”张起灵手伸进他内裤里,吴邪没拦着。
“那是不是还要补十年的?”吴邪笑着,任他轻轻的舔过脖子、手臂,吻过每一道疤。张起灵吻的时候很慢、很专注,像在对待珍宝一样,对待着自己。

太美了。如果是梦,那就不要醒了。
吴邪想着,不自觉的两腿环住张起灵的腰,抬起屁股,随着抽动的频率,让对方进入到更深的地方。
眼前发白,意识模糊,应该是叫了对方的名字。

自己弄了两人一身黏嗒嗒的不说,身体里还被灌满。
在抽出的时候,吴邪明显感觉噗的一下,什么温暖的东西跟着缓慢的往外涌。
炙热的流出去,带走了身体内部的一部分温度。他觉得指尖有点发冷。这种冷从指尖的细微处扩散开来渗透进去,顺着血管一路攀升,躯干都微微战栗。
直到被抱紧。

吴邪觉得张起灵在自己额头似有似无的蹭了一下,说了句什么。没听清。
他伸长了脖子探着对方嘴唇,轻轻的吻过,嘟囔了句晚安,便拉着他的手臂,往人怀里钻。
平时他觉得这样做实在是太娘们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格外想。
明明是仲夏的雨夜,为什么会觉得无所拥抱会遍体生寒。
他迷迷糊糊睡过去,在他怀里。


张起灵把手上的铃铛放下,看着怀里人满身血污的样子。
身体上开了一个大洞,血止不住的涌。外衣已经拿去包扎过了,除了全部浸湿没别的用。
青铜门被炸烂,刚刚山体崩塌,被永远的封死了。周围横七竖八的倒着些尸体。原来裘德考那帮人,它的人,还有吴邪的人。
这些都不重要。

张起灵虽然做过各种情况的预断,但当看到吴邪出现在门外时,那种心情还是复杂的难以言表。复杂到,本人都没想到原来自己还会有如此丰富的感情。
一个会害死另一个。
为什么明知道却还这么做。
直到刚刚怀里的人在幻觉里伸着脖子摩擦了自己的唇角,这才真相大白。

最后一件给吴邪看的东西——如果他真的走到最后一步,就是张家的六角铃铛。
看到最后的人,没办法活着离开。这是注定的结局。
张起灵唯一能做的,就是给吴邪一个如他所愿的幻觉,一场美梦,让他永远安眠。

尽管他竭力用体温温暖对方,但怀中人还是不可逆转的变冷变僵。
他用指尖轻轻抚过那人手臂上的十七条刀疤,平生第二次哭泣。
他又一次失去了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。

瓶邪/悶油瓶

溺死的魚:

   從前從前,有個人撿到個瓶子,他拿在手上反覆看了看,沒看出什麼端倪。


  那瓶口栓了個塞子,那人一看就想拔開它,拉呀、拔呀,怎麼用也拖不開那塞子,那人覺得有些無趣便想扔了它,不料那瓶子一個震動,裡頭竟浮了三個字。


          找吳邪。


  這一浮字,把那人嚇了一跳,再仔細一瞧,那三個字不見了!還以為是錯覺的他又想把瓶子丟了,卻不想那瓶子裡布滿了黑煙,在黑色的煙裡全是「找吳邪」這三字,那人有些悚了,瓶也不敢扔了,便琢磨起那三字。




  這吳邪二字錯字了是不?但若是無邪,該怎麼找呢?無非就是個人名吧!


  原來這瓶子也會自己找主子。


 


  那人在附近轉了幾圈,兜了幾回,四處問阿問,也沒什麼收穫,拿著瓶子,又兜了兜、轉了轉,經過了間小店鋪,細一瞧,是個古董店!


 


  這時那瓶子又有動靜了,頻頻震動著,那人也不多想地便走了進去,只見一年輕的小哥支著額一臉苦惱坐在那紅木的古董椅上,有客人上門了也不知道。


  那人咳了幾聲表示存在感,便見那小哥瞬地抬頭,先望進眼底的不是客人,而是他手裡的那只瓶子。


 


  「悶油瓶!!」


  那人傻楞了會,瞥一眼手上的瓶子。


  這叫悶油瓶?真有意思。




  「看來,這瓶的主是你咧?」


  「呃...是。」


  那人不多說,將瓶子遞還回去。


 


  那瓶被這小哥捧著,他問「你是吳邪?」


  「是,請問你怎麼知道?」就見吳邪拔塞子的動作一頓,愣了愣。


  「吳邪…無邪…天真無邪,好名咧。」這人低語了幾句,「瓶子尋主,俺這是長見識了。」


  尚未被招呼到的客人朗笑幾聲,轉個身便跨步出門。


  「耶?這位大哥,還沒問您名字呢!」那人卻如未聞般徑直的走了。


 


  「吳邪。」背後傳來平淡無波的喚聲,肩上搭了雙骨節分明且白淨的手。


  「呃,小哥...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弄丟你的!」急急忙忙抬了頭,一眼望進那漆黑如夜的雙眸。


  「我知道。」被喚作小哥的人定睛看著吳邪,「悶油瓶?」


  「呃.....」心想不妙,這戲稱的小名一不注意說溜了嘴,「小哥,你別介意阿...」


 


  心裡卻嘟嚷著,你的確是個瓶子嘛...還是個明明可以說話又不多說的悶瓶子。


 


  「覺得悶?」小哥這麼一問,吳邪緊張起來。


  「不不不,當然不昰!只是…只是…」吳邪雙手不時交錯揮舞,強烈表達否定之意,卻怎麼也解釋不出的所以然來,支支吾吾了半天,眼前一暗,小哥的臉放大在眼前,雙唇上貼著另一雙唇瓣,一時間瞪大了眼。


 


  小哥一退開,總是淡定的表情有了點笑意,「就悶吧。」

。橡果:

。91,【星球】【非原创】【2013.11.05】

是一对章子,刻一个和小伙伴换另外一个,大圆满!

外围上了凸粉

小伙伴的中间是套色,但是俺没有印台...所以又是印台不足彩铅补


腐卷君:

基友定制(´༎ຶД༎ຶ`)红黑盯久要瞎啊啊啊啊!!!但是好帅气啊啊啊啊啊啊!!!!

这个好好看TwT

Tesoro Casella:

迪士尼专卖店最近出的爱丽丝周边之一


是个漂亮的饰品架

这个夜是大神啊啊233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屋檐下的知更鸟:

Coat of Arms! 

拿针管笔画画原来这么好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