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CzWwww

瓶邪/悶油瓶

溺死的魚:

   從前從前,有個人撿到個瓶子,他拿在手上反覆看了看,沒看出什麼端倪。


  那瓶口栓了個塞子,那人一看就想拔開它,拉呀、拔呀,怎麼用也拖不開那塞子,那人覺得有些無趣便想扔了它,不料那瓶子一個震動,裡頭竟浮了三個字。


          找吳邪。


  這一浮字,把那人嚇了一跳,再仔細一瞧,那三個字不見了!還以為是錯覺的他又想把瓶子丟了,卻不想那瓶子裡布滿了黑煙,在黑色的煙裡全是「找吳邪」這三字,那人有些悚了,瓶也不敢扔了,便琢磨起那三字。




  這吳邪二字錯字了是不?但若是無邪,該怎麼找呢?無非就是個人名吧!


  原來這瓶子也會自己找主子。


 


  那人在附近轉了幾圈,兜了幾回,四處問阿問,也沒什麼收穫,拿著瓶子,又兜了兜、轉了轉,經過了間小店鋪,細一瞧,是個古董店!


 


  這時那瓶子又有動靜了,頻頻震動著,那人也不多想地便走了進去,只見一年輕的小哥支著額一臉苦惱坐在那紅木的古董椅上,有客人上門了也不知道。


  那人咳了幾聲表示存在感,便見那小哥瞬地抬頭,先望進眼底的不是客人,而是他手裡的那只瓶子。


 


  「悶油瓶!!」


  那人傻楞了會,瞥一眼手上的瓶子。


  這叫悶油瓶?真有意思。




  「看來,這瓶的主是你咧?」


  「呃...是。」


  那人不多說,將瓶子遞還回去。


 


  那瓶被這小哥捧著,他問「你是吳邪?」


  「是,請問你怎麼知道?」就見吳邪拔塞子的動作一頓,愣了愣。


  「吳邪…無邪…天真無邪,好名咧。」這人低語了幾句,「瓶子尋主,俺這是長見識了。」


  尚未被招呼到的客人朗笑幾聲,轉個身便跨步出門。


  「耶?這位大哥,還沒問您名字呢!」那人卻如未聞般徑直的走了。


 


  「吳邪。」背後傳來平淡無波的喚聲,肩上搭了雙骨節分明且白淨的手。


  「呃,小哥...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弄丟你的!」急急忙忙抬了頭,一眼望進那漆黑如夜的雙眸。


  「我知道。」被喚作小哥的人定睛看著吳邪,「悶油瓶?」


  「呃.....」心想不妙,這戲稱的小名一不注意說溜了嘴,「小哥,你別介意阿...」


 


  心裡卻嘟嚷著,你的確是個瓶子嘛...還是個明明可以說話又不多說的悶瓶子。


 


  「覺得悶?」小哥這麼一問,吳邪緊張起來。


  「不不不,當然不昰!只是…只是…」吳邪雙手不時交錯揮舞,強烈表達否定之意,卻怎麼也解釋不出的所以然來,支支吾吾了半天,眼前一暗,小哥的臉放大在眼前,雙唇上貼著另一雙唇瓣,一時間瞪大了眼。


 


  小哥一退開,總是淡定的表情有了點笑意,「就悶吧。」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cCzWwww腐朽的謬思 转载了此文字